返回顶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漫域联播>资讯>国际

迪士尼的心机 《奇幻森林》隐藏的黑暗话语

2016年04月19日15:04:44 作者:快乐鸡来源:漫域网责编:kankan

继《疯狂动物城》内地狂扫15.3亿完美收官后,迪士尼的又一部“良心力作”《奇幻森林》又在上周击败反恐动作大片《伦敦陷落》以三天3.19亿的成绩助其轻松拿下周票房冠军。

继《疯狂动物城》内地狂扫15.3亿完美收官后,迪士尼的又一部“良心力作”《奇幻森林》又在上周击败反恐动作大片《伦敦陷落》以三天3.19亿的成绩助其轻松拿下周票房冠军。除了电影真人加CG的屏幕视觉享受,《疯狂动物城》的余温也是其票房颇佳的原因之一。但是票房高口碑好,也不能否认《奇幻森林》中暗藏的迪士尼霸道的逻辑话语权权,毛克利的奇幻森林历险绝不是一个温馨的故事,而是一出充斥心机,阴暗西方沙文文化倾向的丛林悲剧。

毛克利:被遗弃的“狼孩”来源于印度弃婴的风俗

动画电影《森林王子》这样介绍毛克利:从小被印度丛林里的狼群收养,一直快乐的生活在丛林里。其实毛克利被狼群收养并非本愿,而是一种宗教仪式强制带来的不幸。

印度人狂热宗教,从生到死他们都信奉着各种神的安排。印度在奴隶社会时曾经实行过瓦尔那制度,这种制度将人分为四等。婆罗门是祭司贵族。它主要掌握神权,占卜祸福,垄断文化和报道农时季节,在社会中地位是最高的;刹帝利是雅利安人的军事贵族,包括国王以下的各级官吏,掌握国家的除神权之外的一切权力。首陀罗是指那些失去土地的自由民和被征服的达罗毗荼人,实际上处于奴隶的地位。首陀罗不能与婆罗门和刹帝利两个种族通婚,否则剩下的孩子将视为贱民。而印度出生的孩子也要经过大祭司的审核,与斯巴达用酒精浸泡孩子的审核方式不同,印度的审核完全就是凭祭司的喜好,喜欢则孩子可以由父母带回养育,反之,则被父母视为不详之子所遗弃,而毛克利就是这样的孩子。

而巧合的是“狼孩”现象也是首先在印度发现的。1920年,在印度加尔各答东北的一个名叫米德纳波尔的小城,人们常见到有一种“神秘的生物”出没于附近森林,往往是一到晚上,就有两个用四肢走路的“像人的怪物”尾随在三只大狼后面。后来人们打死了大狼,在狼窝里终于发现这两个“怪物”,原来是两个裸体的女孩。其中大的年约七 八岁,小的约两岁。这两个小女孩被送到米德纳波尔的孤儿院去抚养 ,还给她们取了名字,大的叫卡玛拉,小的叫阿玛拉。到了第二年阿玛拉死了,而卡玛拉一直活到 1929年。这就是曾经轰动一时的“狼孩”一事。

母狼拉克莎:母性的角色与西方的繁衍膜拜

在影片中毛克利从小就生长在狼群,并且一直被母狼拉克莎视为已出,这实际上就是典型的西方社会逻辑。众所周知西方社会起源于古罗马,而古罗马的缔造者罗慕路斯和勒莫斯就是由慈爱的母狼哺乳长大的,从此,在各种西方文学作品中,母狼一直是暗指母亲和繁衍的象征。此外,我们在西方所有动画电影中看到狼的角色都算不坏。比如《白芳传奇》中的雪狼白芳,TV动画《狮子王》中的母狼西莉亚。

邪恶与残暴并存:老虎谢利可汗

影片中的老虎可汗一直就对毛克利怀有浓重的敌意,从开始想把他赶出去渐渐演变为想杀掉毛克利。

其实,老虎与龙一样都是在东方民族奉为神明或是部落的图腾,在西方却被视作邪恶的化身。比如:《狮子王》中的凯恩,《人猿泰山》中的萨伯,老虎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残暴,自私的形象而存在。

毛克利与泰山:被人类社会排斥的孤儿

《奇幻森林》中的毛克利与《人猿泰山》中的泰山都是因为自身生存环境的变化而被迫流落丛林的。

泰山因为爱情而重新燃气融入人类社会的希望;而毛克利则是坚持逃避于现实社会,更愿与单纯的动物待在一起,两者虽然结局不同,但是都已无法再次融入到现代文明中,这也体现了迪士尼对欧美以外的文化有那么些许的歧视。

巴鲁熊与和黑豹巴希拉:两种人生态度,随遇而安与审时度势

棕熊巴鲁是毛克利的好朋友,在老虎可汗下令驱逐毛克利后毅然带着后者逃离森林;而黑豹巴希拉作为毛克利的森林生存导师,一直在教授着他各种本领,而当发现老虎可汗企图谋害毛克利时,及时规劝巴鲁把毛克利送回人类部落。巴鲁和巴希拉都代表着善良的形象,但迪士尼赋予它们对人生的态度却是截然两样的。巴鲁天生懒散自由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毛克利跟着它固然开心,但是没有了人生目标对于已成为文明弃儿的毛克利来说无疑是一种悲哀。巴希拉有正义感,也喜欢毛克利,但是在老虎的强权下,它也不得不为自己的处境考虑。既不想伤害自己的朋友,又不愿开罪可汗,这种审时度势让它只能两者取其一,让毛克利离开森林。其后还有像猩猩王路易,巨蟒卡奥这样居心叵测的动物怀着各种私心去接近毛克利,你会发现奇幻森林实际上就是披着动物外衣的人类社会,人性身上的各种丑恶阴暗被移植到某些动物身上而已。

在我们欣赏真人版毛克利在CG特效营造的森林开始各种奇幻冒险时,我们也要注意迪士尼植入在影片中的霸权话语。批判印度的瓦尔那固然彰显着人文博爱的关怀;但是按照自己的逻辑方式将它民族视为神明和信仰的的老虎与龙一概视为邪恶的代表未免太主观化和大国沙文化了。迪士尼的心机可谓是无处不在,当你在惊叹《疯狂动物城》构成的微妙的食草食肉动物和谐共处的社会秩序时,你哪里会想到弱小的绵羊副市长竟然一切罪恶开始的源头。

漫域网官方微博漫域网官方微信青蛙王国官方微信青蛙王国官方微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