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漫域联播>资讯>国际

功能游戏:网游业转型升级的新起点

2018年04月09日11:04:25 作者:孙佳山来源:中国文化报责编:脸姐

作为互联网时代新兴的文化娱乐形态,网络游戏及其所依托的网络文艺自世纪之交以来,在全世界范围方兴未艾,经过20年的蓬勃发展,已经成为全球青少年群体最主要的文化娱乐方式,其覆盖范围之广、之宽、之深,在整个人类社会迄今为止的所有既往文化经验中,也都屈指可数。

习近平总书记早在2014年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中,就对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做好文艺工作做出了全面部署,并在讲话中专门就网络文艺问题进行了深刻论述。他指出,互联网技术和新媒体改变了文艺形态,催生了一大批新的文艺类型,也带来文艺观念和文艺实践的深刻变化。由于文字数码化、书籍图像化、阅读网络化等发展,文艺乃至社会文化面临着重大变革。要适应形势发展,抓好网络文艺创作生产,加强正面引导力度。

作为互联网时代新兴的文化娱乐形态,网络游戏及其所依托的网络文艺自世纪之交以来,在全世界范围方兴未艾,经过20年的蓬勃发展,已经成为全球青少年群体最主要的文化娱乐方式,其覆盖范围之广、之宽、之深,在整个人类社会迄今为止的所有既往文化经验中,也都屈指可数。

2017年,我国网络游戏用户整体规模已超过5亿,占全部网民数量七成左右。我国网络游戏行业整体营收达到了2189.6亿元,相当于全球电影票房的总和。我国自主研发的网络游戏海外营收已达500亿元,这不仅接近我国国内电影票房的总和,更占据了我国文化产品出口总额近10%——相比之下,我国每年的海外电影票房仅为二三十亿元。

以网络游戏为代表的网络文艺出现如此耀眼的产业成绩,并不是偶然现象。

在2011年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上,首次明确提出“加快发展文化产业,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这是党和国家对我国文化产业发展做出的一次重要部署,使文化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得到不断强化。“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一说并非空中楼阁,而是有着明确的统计学意义的标准——在国民经济中占比不低于5%。

2017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已经突破了80万亿元大关,也就是说,文化产业作为国民经济支柱性行业的体量,稳稳站在了4万亿元的线上。在这4万亿元的行业规模中,网络游戏以2189.6亿元占据了5%的份额,而由网络游戏、网络动漫、网络视听为主的网络文艺则以5000多亿元的规模,在我国文化产业整体规模中占比约13%。

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浪潮带来的媒介迭代效应,网络游戏等网络文艺形态的普及率和渗透率更是被进一步放大,在市场规模上已经成长为整个文化产业的支柱性行业,并开始影响我国文化产业的宏观发展方向。当“4万亿元”这个数字与我国文化产业画上等号时,有力说明了整个国民经济乃至整个时代在短短几年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历史性转型。

然而,2017年以来不断发酵的《王者荣耀》和“吃鸡游戏”“养蛙游戏”之争等一系列公共文化事件却深刻折射出——尽管新世纪以来,以网络文艺为主体的文化产业在全社会公共生活、国民经济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但社会各界、主流媒体对其却缺乏整体性认识,也并不了解其中的具体情况,甚至存在严重误解。

一提到网络游戏,很多人的理解都停留在“消遣娱乐”的刻板印象上,实际上,网络游戏的内在构成内涵丰富,例如功能游戏,这是网络游戏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但在主流视野中鲜为人知。

所谓功能游戏,是以解决社会和行业问题为主要目的的一种游戏类型。1958年,美国纽约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向公众开放的《双人网球》游戏,是功能游戏的最早雏形。它不仅是当时美国国家实力的象征,也作为以数字科技为核心的前沿科学技术的具体表现,昭示着人类社会现实世界将因此被改变的未来图景。1994年,基于海湾战争的经验,美国海军陆战队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功能游戏军事训练机构,将功能游戏作为军队训练的辅助手段。2006年之后,功能游戏逐渐拓展到了民用领域,在教育、医疗、交通、应急管理、环境保护、企业管理、文化传承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很多国家的政府部门、社会机构解决各类公共生活难题提供了不可替代的治理经验。

对美国、加拿大、荷兰、韩国等国家的政府部门和社会机构而言,购买和使用功能游戏已成为日常惯例,包括微软在内的10余家公司都已开始布局功能游戏的研发和应用;韩国政府更是从国家的角度在功能游戏研发等领域提供大额政府投资和直接的政策倾斜;在我国台湾,以功能游戏为依托的教育平台,已经成为台湾中小学校的辅助教学平台,在中小学教育人群中的使用率高达20%。

未来几年,功能游戏将出现两位数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市场规模将增长到300亿元至500亿元,其广阔的发展前景和深远影响更将远超其商业价值。在可预见的未来,功能游戏还将进一步主流化,成为主流社会的日常互联网应用工具,融入社会化生产的各个环节。

对我国网络游戏行业而言,这是一个严峻的历史挑战。因为,尽管过去几年里我国也出现了《韩熙载夜宴图》《每日故宫》《紫禁城祥瑞》《皇帝的一天》以及《榫卯》《折扇》等和传统文化深入融合的功能游戏佳作,但就我国网络游戏行业的实际发展情况而言,我们在功能游戏领域还处于起步阶段。目前虽然国内不少互联网企业相继宣布将功能游戏作为未来的主要战略发展方向,试图系统性探索并发掘功能游戏的正向社会价值,但对正不断加大走出去力度的中国互联网企业而言,还应具有更充分的行业自觉、自律意识,开发更多可以服务具体应用目的和应用场景的、具有正向主流价值的功能游戏。这不仅仅关乎企业自身的商业利益,也对网络游戏全行业的转型升级有着枢纽性、节点性的历史意义。

在当前所处时代,对任何一个国家而言,以网络游戏为代表的网络文艺发展和管理都已成为无法回避的历史挑战。为了我国网络游戏行业的自身发展,以及我国网络文艺乃至整个文化产业格局的转型升级,必须要动员政府、专家学者、行业企业、游戏用户和社会媒体等多方力量积极参与,开展对包括功能游戏在内的不同类型网络游戏的评论、批评,科学认识和评价网络游戏的复合价值,激浊扬清,发掘游戏文化中的优秀内容,加强价值引导和舆论监督,规范网络游戏经营行为,建立和完善立足于我国国情的网络游戏作品评价体系,进而实现网络游戏行业转型升级,促进以网络游戏为代表的网络文艺健康发展。

当前,我们之所以要勇于开展以网络游戏为代表的网络文艺领域的创新、创造,归根到底,是站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起点直面“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一新的社会主要矛盾的必然要求。所以,如何真正深入网络文艺所催生的、以网络游戏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新兴文艺类型,进而正面引领网络文艺长期、健康、有序发展,就成为摆在所有文化工作者面前必须解决的核心问题。

因此,构建符合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网络游戏作品评价体系,为我国网络游戏研究和评论提供有价值的借鉴和参考,进而为我国网络文艺智库建设做出初步探索和尝试,这既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内在要求,也有助于我们展望新一代文艺形态和文化产业样貌、营造清朗网络空间。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所指出的,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更好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

随着综合国力的稳步增长,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对外投资国,在政治、经济领域日益融入全球协作体系,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40年改革开放的文化逻辑也在这一历史进程中发生着历史性嬗变。

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阶段,我们必须面对的最大文化挑战就是——如何有效释放我国网络文艺的行业活力,走出原创困境,尽快完成网络游戏行业的转型升级,将我国优秀传统文化和当代的中国故事、中国情感、中国经验,在新兴媒介形态下的网络文艺产品中进行全面、有效地表达和传播,将商业上的成功转化为文化软实力意义上的成功,进而构建出与当代中国的国际地位和角色相匹配的、可持续发展的文艺生态。

漫域网官方微博漫域网官方微信青蛙王国官方微信青蛙王国官方微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