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漫域联播>访谈

动画设计师张振晖:24年从传统动画纸到绘画板,方寸间施展动画之美

2016年09月07日09:09:30 作者:周航 贾茹来源:东方早报责编:脸姐

位于漕溪北路595号的上海电影广场,地处徐家汇商圈,门外有草坪、主题雕塑,空地上,常有年长者带着小孩在踢球。拐过上海电影博物馆,进了电梯,出七层,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招牌闪亮,底下是一电子屏幕的卡通人物。

张振晖在绘画板上作画。本版图片 早报记者 贾茹

位于漕溪北路595号的上海电影广场,地处徐家汇商圈,门外有草坪、主题雕塑,空地上,常有年长者带着小孩在踢球。拐过上海电影博物馆,进了电梯,出七层,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招牌闪亮,底下是一电子屏幕的卡通人物。

每个人的办公桌上都有个典朴的双层收纳盒,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工作24年的张振晖在里面放了约10支笔,还有零钱、工作进度表和一个泥制的玩偶。

8月末的这天,他像往常一样,把路上买的咖啡一放,从书包里掏出绘画板,连上电脑,继续作画。

面对高薪诱惑仍坚持留下

现年42岁的张振晖,已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工作24年。

24年间,绘画板取代了传统动画纸,张振晖也从一个普通的动画员,慢慢成长为美术设计、导演,其间还做过十多年的原画修型、原画师。

去年上映的《犹太女孩在上海2:项链密码》中,他担任副导演和造型设计两个职务。影片是为了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工期很赶,不到三个月的前期工作中,他完成近两百个人物、道具的设定。制作进入到中后期,又是3个多月,他每天在家里工作到凌晨2点多,共计完成1600个镜头,8万余张动画稿的审核工作,写了近百篇修改文档和提示。

清爽的莫西干头,黑色T恤、牛仔裤和球鞋,这位动画制作人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至今,他都为自己能从事这个职业感到幸运。

出生在上海虹口的张振晖,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他小时候内向,别的小孩在弄堂里打闹时,他独自在家里看连环画。为了让儿子了解外面的世界,家里硬是攒钱买了一台电视机,守在电视机前的张振晖,爱上了动画片,每次播完,他还意犹未尽,自己在纸上涂涂画画,凭记忆复原卡通形象。

电视里播《大闹天宫》、《铁臂阿童木》、《米老鼠》时,他被彻底迷住了,从此开始认真学画——从最简单的简笔画学起,然后是素描、速写,一学八年。

时机凑巧,1991年美影厂动画美术班公开招生,17岁的张振晖出于对动画的兴趣果断报了名。培训为期一年,四十几个学员跟着厂里的老师傅学最基本的知识,最后通过考试,留下12个人。

1992年,18岁的张振晖正式成为美影厂的一名动画员。

动画制作的繁琐流程中,动画员的工作最基础。张振晖性格中耐心、沉静的一面得到了发挥,“基本上一天工作下来,几个镜头的连续动作的动画稿都是差不多的。”枯燥、反复外,另一个诱惑是,国外动画公司四处攻城略地,开在南方的工厂,不断招揽国内动画人才。“跑到那边做什么呢?是帮国外的动画做代工。”不少在南方的同行朋友们说,“那边的工资高出很多。”陆续有人跳槽、离职,但张振晖留了下来。

在《宝莲灯》中首当原画师

张振晖至今记得,自己参与动画绘制的第一部作品,就是大名鼎鼎的《舒克和贝塔》系列。打着强光的灯箱上,三张画纸叠在一起,有一种奇异的透明感。动画师不断地翻动,比照着上张画下张。一天下来,画纸厚厚能摞一叠。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上海美术制片厂有国产动画梦工厂之誉。文字、绘画领域的能工巧匠会聚于此,《小蝌蚪找妈妈》、《大闹天宫》、《三个和尚》……层出不穷的佳品,在国际上确立了“中国学派”的威名。

不过,在张振晖加入之际,美影厂和国产动画都处于低谷之中。之所以一直留在美影厂,除了一份“与有荣焉”的荣誉感,张振晖也觉得自己确实更适合这里的节奏。

1998年的一天,张振晖照常上班,领导把他叫了过去,跟他说《宝莲灯》剧组要人,组里面把他派过去了。在当时,《宝莲灯》是美影厂转型市场化的一次重要突破,投下1200万元的巨资,请来动画大师常光希坐镇,“都是集结了当时美影最好的人员以及外聘优秀的绘制人员去做。”这是张振晖第一次进入摄制组的工作模式,目睹到了导演、编剧、设计、中期、后期整个工序流程。

张振晖担任原画修型,这是个介于原画师和动画师之间的角色,要负责修改、细化那些原画关键动作稿。

在美影厂,前辈们总知道适时地提点年轻人。《宝莲灯》制作中,张振晖还第一次上手了原画师的工作,“沉香拿着斧子,空中骑着龙的画面,中间有几个动作就是我画的。”

经过漫长的培育期,逐渐成长为独当一面的人物,这在美影厂几乎已是一种制式经验。

身为美影人的骄傲

张振晖把原画师比作真人电影中的演员,只是施展空间换在方寸大的画纸之间。

创作需要现实经验。在美影厂,每一位原画师的桌上都有面宽幅的镜子,动画迷们记忆深刻的卡通人物表情,或许就来自于某个原画师的一次揽镜自照。过马路的时候,张振辉也会看起路人,观察他的服装、神情,以及步行时的姿态。

相比原画师,美术设计的工作更具创造性。线条、画工还在其次,如何适应艺术形式,通过角色的比例、发型、服饰,体现角色个性风格,才是难点。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政治、经济体制改革,国产动画也进入转型期。以往少而精的艺术路线不再适用,工业化、产业化成发展重点,国内动画电影产量明显上升。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电影市场低迷,同样需要制作人才的游戏业则挥舞着钞票招徕人才。但对张振晖来说,不会有离开的理由,这其中,既有对动画的热爱,也有身为美影人的骄傲。

市场趋热之时,这份骄傲也给匠人带来新的压力。近几年,国产动画发展迅速,《大圣归来》、《大鱼海棠》……更多新锐动画公司冒了出来,对于有着灿烂历史的美影厂,压力不言而喻。

事实是,传承和创新压力下,美影厂也在变革之中。2013年,美影厂一次性发布10部新片计划,孙悟空、黑猫警长、葫芦兄弟、阿凡提等经典形象,都将在再创作后搬上银幕。这其中,《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已在2015年上映,7000万的票房尚属及格,《新阿凡提》、《孙悟空之火焰山》等都将在不久之后亮相。

压力归压力,张振晖和陆一晨倒也不觉得有太多焦虑。他们都觉得,自己所能做的,就是把手头上的每部片子,认认真真画好。

分享到: